算起来,从他工作调动以来,他来英/国已经有一年了,但依旧还是不怎么适应这边的气候。

那是他在刚来英/国不久的时候发现的地方,当时他头一次出国,新鲜感还没退下去,工作之余还有些心思到处转转。

这家店的店面不大,位置也算不得好,因此去的人并不算多。可店里的装潢却跟精致,是典型的英伦风格,一看便知主人是用了心的。王耀很喜欢店里的落地窗,外面便是宽阔的河景。若是运气好,能遇到个晴天,阳光透过透明的玻璃照进来,直晒得人浑身暖洋洋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王耀的心理作用,他总觉得那个位置的座椅好像都比其他地方要更软和一点。

所以,他每个周末的下午都会去那里,有时候会带着工作,有时候也会带上一本书,亦或者是什么都不带,点上一杯咖啡望着河景发呆,无所事事地消磨掉一下午的时间。

因为去得太多,咖啡馆的小姑娘都已经认识他了,每次见他去都会笑着冲他打招呼,而后与他闲聊几句。他偶尔也会给她带点自己做的小点心,或者带上一支花。

“您好,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不同于小姑娘甜软的声线,这次落在王耀耳朵里的是一个清爽的男声。

不过,那人的眉毛虽然粗,但搭配上他那堪称优秀的五官,却是意外的和谐,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相得益彰。

“先生,您看起来有点惊讶?”许是注意到了王耀的惊讶,那个英/国男人再次开口:“我能知道原因吗?”

他的语速不急不缓,入耳后是恰到好处的舒服,像极了伦敦城里的那些老牌绅士。

但他又不若他们那般的沉闷和老气,反而像是那些只出现在电影里欧洲贵族家的少爷。

他站在这家店里,就像是把时间的指针往回播了几百年似的,老旧的时光如流水般缓缓倾洒而出,浸入潮湿的空气中。

“你一定就是她说过的王先生了,小姑娘曾经跟我提起过,有一位性格温和的东方先生每个周末的下午都会到店里来。”男人微笑着看着他,朝他伸出手:“你好,我是这间咖啡馆的所有人‘亚瑟柯克兰’。虽然我不常在店里,但很高兴遇到你,王先生。我很荣幸,你能喜欢我的小店。”

“她生病了啊,”王耀看起来有些担心,“柯克兰先生,麻烦您替我向她转达我的问候,希望她能早日康复。”

他从随身的手提包中取出一个包装得很精致的小盒子,把它推到亚瑟面前:“我在家里做了些小点心,本来是想带给克丽丝的,但是她生病了,不能吃太多甜食,这个又放不了太久。因此,您能代替克丽丝收下它吗?”

亚瑟没有推脱,接下了那个小盒子,并当着王耀的面拆开包装,从其中取出一块点心,放入口中。

“很奇妙的口感,味道也很好。”亚瑟似乎很喜欢这个味道,因为他脸上的笑容明显变得真诚了很多,“我很喜欢,谢谢。”

他收起那个小盒子,修长的手指在菜单上轻轻敲了几下:“要喝点什么吗?王先生。”

“是啊,”王耀回过头,朝他露出一个浅笑,“这里的视野很好,景色也很漂亮。”

怪不得,这里的座椅要比其他地方软上一些,看来是老板给自己谋的一点小福利啊。

“柯克兰先生为什么会选择开一间咖啡馆呢?”王耀没有多问,贴心地转移开话题,“英国人的话,不是喝茶更多一些吗?”

“这样吗?”王耀鎏金色的眸子里盛着浅浅的笑意,“柯克兰先生应该还有别的工作吧。”

对方身上穿着的并不是咖啡馆员工的制度,而是考究的西装三件套,只是没有穿外套而已。剪裁精细的马甲贴在他身上,把他的腰线勾勒得很漂亮。

“我本职是个律师来着,”亚瑟抿了下唇,“算是子承父业吧。开这间咖啡馆也不指望它能赚什么钱,只是提前留个地方给自己以后养老。”

他们相对而坐,守着一杯咖啡,偶尔交流个一两句,就这么度过了一整个的下午,甚至还有小半个夜晚。

王耀每次去咖啡馆,亚瑟基本都在那里。而亚瑟偶尔在除周末以外的时间去到店里,也会心有灵犀般地看到王耀推开咖啡馆的大门。

他们会交流很多东西,在有着广阔江景的落地窗前,靠在柔软的垫子上,从咖啡到文学,再到茶叶和音乐,亦或是工作中遇到的什么不顺心的事,他们几乎是无话不谈。

是的,在认识王耀之后,亚瑟就把那个靠窗的位子变成了他们私人的专座,并且将两边的椅子都换成了更为柔软的小沙发。

他们的关系也渐渐变得更近了一些,比如对彼此的称呼从“王先生”和“柯克兰先生”这样礼貌又略带距离的词语变成了“耀”跟“亚瑟”;再比如王耀带去店里的点心变成了两份,而亚瑟亦会给他准备回礼;又或者是王耀知道了亚瑟其实是个很容易脸红的傲娇,亚瑟也因为去王耀家里吃过几顿饭而知道王耀的手艺很不错。

在某一天,在王耀离开后,亚瑟拿起王耀带给他的玫瑰,正在思考要把它放在什么地方。

店里的小姑娘还没有走,将手肘放在柜台上,托着脸看着满脸都写着纠结的亚瑟,开口询问道:“老板,你跟王先生在谈恋爱吗?”

“没什么,”克丽丝有些失望,她轻叹了一口气,“你每次跟王先生在一起时的氛围很好,而且,王先生的性格很好,长相也很好看。”

亚瑟登时便红了耳尖,他咬着下唇,半天才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小姑娘家家的,别乱说。”

王耀看着杯子里的小爱心,又看了看对面故意扭过头看向河面,却又时不时地用余光偷偷观察他的反应的亚瑟,嘴角绽开一个柔和的笑容。

好茶应该是我入坑以来吃的第一对cp,(当年入坑的时候好像都还没出第五季……岁月真的不饶人……)然后现在虽然磕的cp变野了很多(普设),但这对依然是初心,有种像是初恋一样的小美好的感觉(虽然本人母胎单……)。

用感觉这两个人之间就应该是那种细水长流的,轻柔又和缓的感觉,没有太多的言语,但是彼此之间就能心意相通。

之所以选择了咖啡而不是用茶,当然是因为茶不能拉花啊……难道要用奶茶的奶盖拉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