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徽宗年间,扬州城东郊小镇有个叫刘三的老汉,儿子刘强五岁时,妻子不幸身患重病去世,从此刘三既当爹又当妈的把儿子拉扯大。

刘三觉得儿子可怜,从小失去母爱,所以它特别宠爱刘强,生怕让儿子受委屈。可过度的溺爱只会让孩子娇生惯养,刘强就是。按理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可刘强从小养成少爷性格,事事依赖刘三,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不成熟,没有一点担当,缺乏生活自理能力。

一转眼刘强二十岁,已经到了成家年龄,可他还是老样子,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对婚姻大事一点也不上心,这可急坏了刘三。一来刘三盼着抱孙子,将来刘家也有后;二来儿子早点结婚,对亡妻有个交代。

刘三知道儿子品行,所以他挑儿媳,要求不高,只要人勤快就行。为了尽快让儿子成家,刘三拿出十两银子,找到镇上最有名的媒婆王婆,让他给儿子介绍一个合适的姑娘。

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到半个月,王婆给刘强找到一个合适的姑娘,姑娘叫宋梅,年方十八,人不仅长得漂亮,更重要的是宋家索要的聘礼不高。

刘强非常高兴,想着儿子相貌平平,家境一般,居然能娶到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为妻。可他没想到,这个儿媳给刘家带来了灭顶之灾。

宋梅长得漂亮,但她不守妇道,这还跟她母亲陈莹有关。当年陈氏逃难到扬州,后来晕倒在路边,刚好宋梅的父亲宋强撞见,他见陈氏长得挺漂亮,于是好心收留她,并请郎中给她治病。

为了报恩,陈莹以身相许嫁给宋强。自从生下女儿宋梅后,陈氏变了,变得不守妇道,经常和镇上的有钱人眉来眼去。由于陈莹伪装的挺好,所以这些年宋强一直被瞒在鼓里。让宋强没想到的是,女儿宋梅竟然遗传了母亲的个性,长大后经常和富家子弟在一起吃喝玩乐。

看到女儿如此不检点,宋强急在眼里,他担心女儿嫁不出去,因为古人非常注重名声,谁敢娶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为妻?

正在宋强为女儿婚事发愁时,没想到王婆上门提亲。为尽快让女儿成家,宋强没提啥要求,他希望女儿嫁人后能够洗心革面。

一个月后刘强和宋梅成亲,宋梅刚嫁到刘家那会,表现的还算安分,可能是想在婆家人面前塑造一个好妻子,好儿媳的形象,连刘强以为自己娶了一个勤劳贤惠的女人。

谁知半年后,宋梅露出真实面目,不甘寂寞的她很快勾搭上镇上王员外公子王辉。每次刘三和刘强出海打鱼时,王辉就会来到家里和宋梅私会。

宋梅这个女人喜新厌旧,和王辉来往几个月后,她开始讨厌王辉,后来拒绝和王辉私会;王辉本来就是花心之人,他还巴不得早点摆脱宋梅,避免惹祸上身。

又过去半个月,宋梅有了新欢。那天她独自一人逛街,在东街看到一个相貌英俊的书生孙刚,见孙刚是外地人,宋梅找机会跟他套近乎。一来宋梅长得确实漂亮,几乎对每个男人都有吸引力;二来宋梅对男人拿捏自如,所以孙刚很快拜倒在宋梅石榴裙下。

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宋梅以为他和其他男人交往一事,婆家人不会知道。哪知后来刘三跟一个老朋友喝酒,朋友告诉他,说宋梅和其他男人举止亲密,关系不一般。

从那天起,刘三开始留意宋梅,感觉她变了许多,尤其每次出门前,她总要精心打扮一番。不过由于他一直没有证据,所以他拿宋梅没办法,只能提醒儿子。

谁知刘强嘴巴不严,当天晚上就告诉宋梅,说他父亲怀疑宋梅和他人私会,让他盯紧点;只要发现宋梅私会,立马休了她。

宋梅很生气,觉得公公多管闲事。刚开始宋梅还能忍;哪知刘强听了父亲的话后,几乎寸步不离的跟着宋梅。

有天下午宋梅在房中沐浴,当时家中只有刘三一人。突然宋梅披头散发地跑到院子中大哭,说刘三趁丈夫不在家时,在自己洗澡时闯入房间想玷污她。

刘三前脚来到院中,后脚刘强买肉回来。宋梅哭着扑在刘强怀里,说他父亲想占她便宜。

看着妻子衣服被扯破,刘强瞬间失去理,还没等刘三反应过来时,刘强拿起木棍狠狠敲在刘三头上,可怜的刘三一命呜呼了。

刘家院子闹出动静,街坊邻居纷纷围过来看热闹,当他们发现刘强头破血流,倒在地上没有动弹,大家意识到刘强可能死了。

知县通过审问得知,刘强杀了父亲刘三。在古代,对于子弑父这种大逆不道之事,官府向来都是从严从重处理,所以刘强被打入死牢,只等刑部批复后问斩;至于宋梅,县令将她无罪释放。

刘三死了,刘强关进大牢,从此再也没有人拦着宋梅寻欢作乐,以至于宋梅明目张胆的将情郎孙刚带来家中私会。

俗话说“自作孽,不可活”,宋梅的嚣张做法,让街坊邻居愤怒不已,他们将宋梅反常之举告知县令。

县令一听,觉得不可思议。公公刚去世,丈夫还在牢中等着问斩,宋梅居然还有心情和他人私会?难道刘三案另有隐情?

为查明真相,县令决定重审此案,并将宋梅压至公堂上,让她老实交代。宋梅一个弱女子,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很快将自己嫁祸刘三,让他和刘强父子反目之事和盘托出。

此案中,由于宋梅的诬陷,导致公公妄送性命,虽然确实是刘强打死父亲,但宋梅是罪魁祸首,所以最后宋梅被判处死刑,刘强发配边疆二十年;和宋梅私会的两名男子,各被杖罚三十大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