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郑国人贪得无厌,占着这块地方还赖着不走了,他也不说还给我,我要是找他讨,他应该会还给我吗?”

楚王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是公元前530年左右,而他说的那个祖了n次方的伯父比他还要早1500多年。那么楚灵王为什么会提出这么无聊的问题呢?

原来楚国的先祖叫做季连,季连有个哥哥叫做昆吾,兄弟俩是黄帝的七世孙。昆吾在夏朝是最大的诸侯国之一,地位显赫,夏朝被商所灭,商又被周所灭,昆吾国的老窝也被周封给了许国,后来又被郑国所占。

理清了楚国世系的来龙去脉,再回到楚灵王的的问题上,就会发现他问的是多么的无厘头。就好像我突然跑到江西省**县**村,指着一幢宅子说,这地在明朝时候是我祖宗的,现在你能还给我吗?我想等待我的不是被打断腿就是被送到精神病院。

可是偏偏我们觉得不可思议的问题就在现实中活生生地发生着。楚灵王的现实代表就是以色列,而且以色列不仅敢问,还真的跑回去把祖宗的地给拿回来了。

它隔了几百上千年的成功复国就发生过两次,第一次是公元前1400多年,因为不堪埃及统治者的压榨与奴役,一大队犹太人(以下以色列与犹太均为同一指向)出埃及东北角,在一个叫摩西的先知带领下行走在茫茫的西奈戈壁上,他们的目的地是祖辈们口口相传的祖居之地,流着蜜与奶的迦南(现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所在地)。

这旅程走了两辈子(40年),之所以没有在沙漠中离散或集体死亡,支撑他们的力量来源,就是摩西给他们讲的一个有关神与人约定的故事。

关系不错,曾经有个约定,只要亚伯拉罕的后裔虔敬于它,他们就可以拥有迦南之地,这个约定就是犹太教的圣经-旧约。故事的力量是无穷的,经过许多战争,以色列人夺回了迦南之地。

至于以色列人是怎么去埃及的,据说是在此三四百年前,迦南之地遭遇灾荒而举族迁移,去投奔在埃及当宰相的亚伯拉罕的曾孙-约瑟。

重返家园的后的以色列人分北部以色列王国和南部的犹太王国,每个王国又由好几个部落组成,所以回归迦南后,他们也没过几天安生日子,不是兄弟之间互掐就是被周边强大的外族势力按在地上摩擦。

以色列先后被亚述、新巴比伦王国、波斯帝国、马其顿帝国及其分裂后的托勒密王朝和塞琉西王国统治。公元前63年,遭到罗马残酷,绝大多数犹太人逃离家园,流散世界各地。公元7世纪,该地区成为阿拉伯帝国的一部分,16世纪初,被纳入奥斯曼帝国的版图。第一次世界大战,流散到欧洲的以色列认被纳粹德国杀掉600万人。

尽管经过无数磨难,被打散后的以色列人没有像汇入大海的水流一样被其他民族融合,靠着三样法宝让他们成为打不死的平头哥(蜜獾)。

第三是不与异族通婚,如果女人被外族抢走怎么办?对不起,生下来的还是犹太(以色列)人,这是以色列人基于历史经验的一种非常实际的考虑,因为历史上只有男人被屠光的,没有女人被杀光的,只要有女人在,以色列的血脉就在。

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犹太资产阶级鼓吹犹太复国主义,号召犹太人返回故土,建立犹太国家。因为迦南之地当时被英国托管,已经改名叫巴勒斯坦,犹太人利用英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购买或强占当时阿拉伯人土地。

后来以色列又利用英国、法国、美国和苏联错综复杂的竞争关系,成功将购买或抢到的土地升华为国家主权,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通过关于巴勒斯坦分治的决议,1948年5月14日,宣布成立以色列国。而巴勒斯坦还没来得及宣布建国,就在以色列建国的当日,急匆匆地拉着阿拉伯兄弟国家与以色列干架,导致巴勒斯坦到现在还没有建国,国际上称呼它叫巴勒斯坦地区。

以巴分土地的时候,分得特别的匪夷所思,它不是简简单单得一分为二,而是分成六块,相互交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各块之间有的就是靠一条马路连接着。巴勒斯坦分了黎巴嫩南部地区、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部分土地。

因为巴勒斯坦的阿拉伯兄弟,看不惯巴勒斯坦被以色列这么欺负,先后发动了五次中东战争,不过每次都是被以色列碾压,打到现在的结果是,巴勒斯坦剩下的那点土地就像被蚕啃完后的筋脉一样稀稀拉拉了。

有个约定,迦南地区是耶和华给以色列人的应许之地。看了上面那段话以为我混乱了,其实我没说错,你也没看错,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的正式文件-圣经和法兰经都承认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是兄弟,只是在分支的节点与兄弟的次序上有点分歧。可上帝为何就偏心了,单单将迦南之地许给了以色列呢?这是因为故事的版本不同而已,谁掌握了更大的话语权与舆论权,谁的故事就传播得广泛而动听,而落败的一方打架打不赢,讲理也讲不清,就像美国凭着一管洗衣粉就把伊拉克给办了。

再回到楚国的故事,周朝灭商后,周王将最好的土地都分给了自己兄弟、叔伯、子侄以及股肱之臣,当时还住在中原的楚国,打架打不过周国众多兄弟,只好把自己的好地让出来,被迫挪了个窝,挪到了尚未开发的蛮荒之地-荆山,分了方圆五十里地。一切迈步从头越,楚人开始了筚路蓝缕、披荆斩棘的野蛮生活,虽然物质贫乏,可是精神支柱还在,因为祝融的职位还保留在楚君的手上。

楚国搬家之初把自己家最好的牲口都进贡了周国,过年的时候,全国人都没肉吃,人可以不吃肉,但不能不祭祀祖先,只好派几个勇敢的青年跑到鄀国的土地偷了一头牛完成了祭祀。

即便楚国毕恭毕敬地认周为天下共主,努力地学习周礼,到后来楚国人比周人还讲周礼,可照样没法获得中原诸国的尊重,因为中原的价值框架只是一个托词,它得终极目的就是要让该结构以外的人低人几等,服从管束或奴役。

最终让天下中原诸国敬畏的还是楚国的军事实力,开拓与不服输的精神让一个村落小国成长为一个在整个春秋战国时期都能雄霸一方的超级大国。

尊为火神,象征着开拓、希望、与兴旺。重黎死后,祝融之位传与吴回。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楚文明成长为与中原文明平起平坐的又一大文明,他们共同构成了璀璨的中华文明。

”,火星上它已经给我们占好了位,若干年后,即使我们后人不讲,那是我们的祖先占好地方,至少也不怕别人说,这是他们自己封的神的应许之地。毕竟列强们先到先得的事例不要太多,如南美之于葡西二牙,北美、澳大利亚之于英国,北极之于各大列强等等。

我们讨论楚王的祖地之问有没有道理似乎为没有多大意义,因为要怎么回答他,需要看什么国际环境与历史时期。这个世界的哲理没有普适性的标准。就像以色列拿回了丢了近2000年的祖宗之地,可是谁又能给予巴勒斯坦几十年来丢失的土地呢?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还在互放着烟花,平民们胆战心中看着亲人邻居血肉横飞,他们都为各自民族的生存而战,我不做任何评价,国际竞争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拳头硬说话才会响亮,这个世界的本质,无论是古今中外都没有变过,保证好自己的和平,才有底气与能力叫别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否则别人当你放出的是碳氢化合物,还污染了环境。